论坛风格切换
 
  • 26092阅读
  • 0回复

卢布大幅贬值撞了"北方皮都"的腰 辛集皮货商离俄 [复制链接]

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 

发帖
1985
辛币
57
威望
2045
贡献值
101
交易币
310
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  发表于: 2009-04-21
阿斯泰市场虽然依旧熙熙攘攘,但众多华商不得不黯然离开。

卢布贬值,俄罗斯人的购买力大幅下降。

购买皮衣是俄罗斯人第三大需求。

【核心提示】

金融危机、卢布贬值、俄罗斯人购买力大幅下降,使外贸市场80%在俄罗斯、东欧的辛集皮货商遇阻。而十年前,他们也正是借亚洲金融危机、卢布贬值70%、浙江海宁皮货商惨退之际,靠产品说话一举占领了俄罗斯市场。

眼下1000多名已撤离的辛集皮货商的处境和在俄十数万华商一样难,他们从没想过生意会如此难做,甚至连俄罗斯人也担心自此会不会再也买不到物美价廉的中国货,因为他们的货币——卢布贬值幅度太大了。但就是卢布贬值,使得皮货商们考虑要不要把宝全部押在俄罗斯一家身上。

这个春天,

莫斯科有点冷

4月6日,裴晓旭将货物处理给代理商,又做了一番调研后,遗憾地离开了阿斯泰市场回国。他离开时,每天人流量在百万次以上的俄罗斯最大的市场——阿斯泰市场(又称ACT市场、集装箱市场)依旧熙熙攘攘,但裴晓旭和众多离开的华商一样,他们度过了一个旺季没旺起来的春季销售期。

被俄罗斯人喻为"国中之国"的莫斯科阿斯泰集装箱市场,在经济危机前,曾被华商誉为遍地黄金的商品集散地。但这个春季,他们的收获都不大。裴晓旭说,赚钱的不多,赔得"血淋淋的"也不多。在他的观察中,持平即金融危机中独善其身的最高境界。他估计,他所在的公司在俄罗斯市场上赔了钱。

"我们都在观望,尽管阿斯泰市场的钱是如此地难赚,但没有人想放弃莫斯科。"裴晓旭说。

目前在俄罗斯的辛集商户,主要集中在莫斯科阿斯泰市场。这个市场的摊点均为集装箱货柜,因此又被称为集装箱市场。在这个市场上,辛集的商户超过了330家,这330家商户的出货量占了辛集皮衣产量的80%。如今这330家,1000多号人,"只剩下百八十号人留守,其余的人都回国了"。

卢布大幅贬值,

一件皮衣差出1000卢布

3月21日,资深皮货商张进喜搭乘班机从莫斯科回到中国。这位前辛集市政府驻俄罗斯办事处工作人员,自2002年就到莫斯科为辛集商户提供服务,目前受聘于辛集市某大型制衣企业,任公司俄罗斯销售部经理。谈起刚刚过去的这个销售旺季,他摆了摆手说,生意确实太难做。俄罗斯人的购买力大幅下降,产品销售普遍受阻。

在阿斯泰市场上打拼超过7年的张进喜对去年的销售形势如此分析:金融危机致使石油价格下降,为应对危机,卢布大幅贬值,而对俄贸易以美元结算的辛集皮货商,为了保持利润而提高卢布售价,但顾客对每件提价1000卢布以上的皮衣不买账。结果:俄国人穿不到新皮衣,辛集皮货商赚不到钱了。

半月后,裴晓旭也从莫斯科飞了回来。他亦是今年从莫斯科返回的较晚的辛集客商之一,在他之前,大多数的商户已经清仓回国。2005年从莫斯科大学五年制经济管理专业毕业后,裴晓旭加入了家族企业,至今在俄罗斯已经生活了8年,经商超过3年。

"你能想像卢布对美元贬值超过30%意味着什么,而与此同时,人民币近一年来还在小幅升值,夹在中间的商人利润空间被两头挤压。更可怕的是,作为俄主要经济来源的石油,受累于金融危机,价格直线下降,一个喷嚏,居然传染到了皮衣销售。"裴晓旭说。

裴晓旭有所指。

去年6月,美元兑卢布还是1兑26.7,而今年3月变成了1兑37左右,贬值幅度超过30%,这样同样是100美元一件的皮衣,俄罗斯人需多付出1000卢布左右,市场滞销、批发商也不敢进货。另外,由于石油价格直线下滑,金融危机四处蔓延,俄银行收紧了信贷业务,这使得"能挣敢花"的俄罗斯人几乎从银行拿不到贷款,平时非常普遍的分期付款购买皮衣业务大幅萎缩,俄罗斯等东欧国家民众购买力大幅下降。

张进喜说,不单是辛集人,从去年9月份开始,凡是在俄罗斯市场上的华商、越南商人、土耳其商人,都感慨于钱是如此地难赚。

"黄金"阿斯泰如今变了脸

"十年前的亚洲危机中,卢布于1998年一夜之间贬值70%。那次金融危机,驻扎在阿斯泰市场的浙江海宁皮货商惨败,大多血本无归。"张进喜回顾说。也正是那个时候,产品已经升级的辛集皮革业,正苦于内贸萧条,而"俄罗斯等东欧国家轻工业品匮乏,需求旺盛"。皮货商们嗅到商机,轻松并大举进入莫斯科的阿斯泰市场。

"那是一个遍地黄金的阿斯泰啊!"辛集市皮革发展委员会常务副主任张国强说。他说,货发过去了就能赚钱。

"我在阿斯泰的工作就是每天转一转,把畅销的样衣款式反馈到国内,差不多一个多星期,这些款式就会出现在市场上。"裴晓旭说。他的俄语不错,而这是他在俄罗斯最大的优势,相比一些仅懂很少俄口语的华商,裴晓旭如鱼得水。

坊间传,在前几年,往阿斯泰发10包货,丢掉5包,还能赚钱——那个轻工产品极度匮乏的独联体国家是多么需要质优价廉的中国货!正因为如此,辛集的皮货商大举涌入,他们的皮装占据了这个市场70%以上的份额,年销售量在400万件以上。

阿斯泰市场覆盖俄罗斯、原独联体及东欧一些国家,这些区域,亦是全球皮货销量最大的区域。为了协调保护在外客商的利益,辛集市政府从2002年开始,设立了驻俄罗斯办事处。自此,辛集皮革业在俄销量逐年扩大。目前,超过1000名辛集皮货商在莫斯科最有名的集装箱大市场里从事皮衣批发,销售半径一直延伸到整个东欧地区。

如果不是金融危机,辛集皮货商在阿斯泰市场的份额还会继续扩大。但不期而遇的金融危机,打破了所有人的赚钱梦。

甩货时不忘冷幽默一把

去年9月,金融危机端倪初显时,阿斯泰市场受的冲击并不大,但从11月开始,影响逐步显现了出来。

"今年春季旺销时间缩短了一个月,3月中下旬就接近尾声了,往年我回国的时间一般是在4月底,而今年提前了一个月,3月21日就回来了。"张进喜说。

阿斯泰市场的皮衣批发,一年有两个旺季,一是从2月到4月中下旬,二是从8月中旬断断续续到圣诞节,自去年金融危机后都出现了旺季不旺的局面。

张进喜说,今年在莫斯科市场,正常销量比去年大幅下降,为了刺激更多的俄国批发商进货,他们采用了各种各样的手段,包括在产品过季前狂甩。

"往年也存在过季甩货行为,大约为销售总量的三成左右,但今年,这个比例提高了。在销季后期,售价在100美元左右的皮衣,只要保本,甚至够运费,就甩出去。"张所说的运费,也就是每件20到35美元。"大家打趣说,一件低档的皮衣甩卖出去后,吃两碗面条去几次厕所就差不多花完了。"在阿斯泰市场去一次厕所要10卢布,一碗面条150到200卢布。

"我爱喝水,一天要去四五次厕所,据说有的老板为了控制支出,雇员一天的如厕次数不能过三。"张进喜笑着说。

"但是,这些并不是让辛集客商不赚钱的全部原因。据我观察,去年在俄罗斯市场上,除了金融危机,还有俄罗斯海关的封库行动,那次封库,直接导致了大批华商去年赚不到钱。"裴晓旭说。他说的封库,指的是俄政府发力打击"灰色清关"。

俄彻查"灰色清关"致损失严重

去年9月11日,陆陆续续的国际长途从莫斯科打回了辛集——俄海关开始对"灰色清关"动手了。

"那次,我的损失不大,被封了十来包货,价值十多万人民币吧,但商户中损失最大的超过了1000万人民币。"裴晓旭说。

"灰色清关"是中俄民间贸易一直沿用的手段,虽为"灰色"但并不违法,并且为俄政府默认。

由于历史原因和俄罗斯的特殊国情,自上世纪90年代初以来,包括鞋服在内的很多中国货都是通过"包机包税"途径进入俄罗斯市场的。货主只要向货运公司缴纳运费,就可以由货运公司将货物运往目的地,并由货运公司委托的"清关公司"代理清关。其间货主自己不用和海关打任何交道,"清关公司"就会把所有俄罗斯海关报关手续办好,这种通关方式被界定为"灰色清关"。

辛集市皮革业发展委员会常务副主任张国强说:"行业协会也呼吁大家采取正常的报关手续,但正常的‘白色通关’不但效率低、时间长,而且费用高,发过去的货品都是应时应季的,如按照正常的报关手续,仅通关就需要至少一个月的时间,这样一来时令产品就会过季,过季必将‘赔本’甩卖。因此只要‘灰色清关’存在,正常的通关就不会有人用,我们的商户算是高风险、高回报吧。"

"尽管俄政府是默认‘包机包税’这一贸易方式的,但由于每个商户手里不能拿到进口手续和完税证明,这就为俄海关随时查扣货物提供了借口。"张国强说。

去年的9月11日,大批俄海关人员和警察包围了阿斯泰市场,他们以政府打击走私的名义查封了集装箱市场的仓库,随后用电焊机将集装箱焊死,并贴上封条,直到现在问题没有解决。

"据了解,那次行动中,华商的损失超过了21亿美元,其中温州商人损失最大,在10亿美元左右,福建客商损失约1亿美元,辛集市被查封的货物货值近3000万美元,几乎每家辛集客商都有一定损失,是辛集商户有史以来遭受的最大损失。"张进喜说。

坚守过冬,不轻言放弃

"卢布贬值,都受伤了。"裴晓旭说,他记得以前每公斤的香蕉售价在20卢布左右,但现在,这个价格变成了40多卢布。"不过卢布的汇率如能稳定住,我觉得我们中间没有人想放弃俄罗斯,因为石油价格在回升。"

作为辛集市财政收入五分之一的皮革业,是当地名副其实的支柱产业,在洞察出卢布贬值可能对皮革业有较大冲击后,当地政府也在积极替皮货商想办法。据了解,春节后,辛集市政府已组织企业参加了至少8个大型国际展会,以开拓国际市场,累计420家企业900多人次参会。

"这是次教训,经过这次危机,大家都意识到了内贸的重要性,开始内外兼顾,重点开发国内市场和欧美市场。"张国强调研后说。以往,俄罗斯市场占辛集皮革外贸的80%,欧美占5%,其余为内贸。裴晓旭说,现在他家族的企业已经开始积极寻求内贸市场。

许岷,辛集市皮革协会副秘书长,长期研究皮革产业的专家。"其实,俄罗斯等市场并非不能做。"他说,"俄罗斯、乌克兰等东欧国家消费需求潜力巨大,这些地方冬季气候寒冷,购买皮衣和裘皮是俄罗斯人继住宅、汽车之后的第三大需求,皮衣产品需求为世界之首,预计当汇率稳定后,凭借辛集市皮衣的品种、质量、价格和网络优势,对俄出口将快速回升"。

"每家企业都没闲着,样衣已开始制作。我相信,尽管上一年份没赚到钱,但从8月开始,大家还会杀过去,虽然钱比过去难赚,但这个席卷全球的危机终会过去。"裴晓旭说。

"1998年,当海宁的皮货商败走阿斯泰市场时,他们在10年中开辟了更大的内贸和欧美市场,这次金融危机也同样给了辛集市的皮货商思考的时间。"裴晓旭说,辛集待开工的35万平方米的国际皮革商贸城一期项目,他就非常感兴趣,而且据他所知,《辛集市皮革业振兴规划》已上报省政府,这对于全国最大的皮装生产基地和亚洲最大的制革基地辛集来说,都是利好。

"不过,在金融危机尚未探底的情况下,石油价格、卢布对美元的走势究竟如何,没有人能说得清,所以,大家还在观望。"张进喜说。辛集是北方皮都,产品档次不低,在国内外市场上非常受欢迎,现在企业仅仅是暂时遇阻。他期待更高的决策层能关注辛集皮革,比如在出口退税率、金融层面给予支持。
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

精彩

感动

搞笑

开心

愤怒

无聊

灌水